当前位置:纳直网  >社会  >踏遍极地人未老

踏遍极地人未老

2019-10-17 09:38:21     来源:纳直网
当地时间8月26日下午3时许,我乘坐“北极星”号抵达新奥尔松码头。此前,我已到访过中国南极中山站和长城站,加上这次即将抵达的黄河站,已把迄今足力可及的中国极地科考站跑了个遍,完成了多年来的夙愿。中国极

中国南极洲中山站一瞥。

当地时间8月26日下午3点左右,我到达了北极星上的新奥尔森码头。"那是黄河站."当导游的手被期望离开时,一座栗色的建筑矗立在他面前科学城的最西端,尤其是在蓝天白云和白雪皑皑的海湾之间。

在此之前,我参观了中国南极的中山站和长城站,以及即将到来的黄河站。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完成了多年来的夙愿,管理了我力所能及的所有中国极地科学研究站。因此,我的心情特别激动。缆绳一系好,我就冲出船,降落在城市里,并迅速奔向既定目标。

回首23年前,我作为中国第十三次南极科学考察队的一员和一名团队记者去了中山站。南极夏至时,雪龙船驶进中山站附近的普利策湾(Pulitzer Bay),全速比赛积冰,但一次只能达到50-60米。经过一夜的努力,中山站仍然不见踪影,船长不得不下令停下来寻求帮助。半夜刮风,远处的冰山突然压在船上。船长急忙赶回来躲避危险。

研究小组立即决定紧急向附近的澳大利亚研究船寻求帮助。澳大利亚飞行员迅速飞到空间站,将急需的物资吊上岸,并将一些队员送上来。我有幸第一个着陆,并在早些时候从空中看到中山站的出现。

改革开放之初,虽然中国建立了长城站和中山站,但科研条件非常困难。从1996年底到1997年初,我在中山站亲身经历了运输石油的困难。所有人员在海冰上形成一条长长的人龙,连接中山站和龙雪船之间的输油管道。肩上扛着轻便的,甚至几天几夜的吃喝睡眠,抓住好天气把船上的货物运进仓库。几天后,我们坐在餐厅里吃晚饭,看着曾经铺设输油管道的海冰路翻滚并瞬间坍塌。我们吓坏了。

多年来,我一直密切关注极地探险和各种探险站。我注意到中山站不仅逐步完善了设施,还作为基地支持了先后在东南极建设泰山站和昆仑站。

2017年11月底,我幸运地到达了南极洲的长城站。巧合的是,当时长城站的站长是陈波,他睡在中山站的同一个帐篷里。老朋友们遇到了特别的友善,我们热情地拥抱在一起。

我再次对长城站的硬件设施深有感触。居住建筑美观舒适,科研建筑高大宏伟。我们进入的大厅就像一家高端酒店,可以和澳大利亚的戴维斯站媲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基站是在这里专门建造的,通信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千里之外的亲戚就像在我们面前。

人们常说一个国家的极地研究站是其国力的象征。中国极地勘探站的完善和新站的建立是中国持续实力的重要标志。

穿过南极长城站后,我很幸运地转过身,向北去了黄河站。我从小喝长江的水长大。从“长江”到“黄河”,似乎命运已经注定了我。出乎意料的是,黄河站站长何芳和我以及武汉大学的一名校友来自武汉。北极对当地口音感到惊喜。这是一个人多力量大的国家,它使我们能够一起去地球的北端。大国有责任鼓励我们致力于理解北极、保护北极、利用北极和参与北极治理的伟大任务。

临别时,他给了我一份珍贵的礼物:雪龙模型2。我知道这艘极地探险船完全是由国内独立制造的。从它的结构和组件,我能感觉到它比过去的雪龙船更安全,更强大。中国的极地探险肯定会把它带到一个新的水平。

(摘自微信公众号《老故事集》,作者是本报旅游部前主任孔萧宁)

《人民日报海外版》(09版,2019年9月19日)

上一篇:中国东北,富饶多彩 下一篇:娄底消防救援支队督导涟源国庆70周年消防安保工作
  • 财政局宿舍 VS 工业大厦谁是你的菜?